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优美散文 > 王忠华‖臻美晚秋

王忠华‖臻美晚秋

2020-09-16 10:17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1

    ◎王忠华

  一夜的雨,没有叩门与敲窗,没有肆无忌惮地玩虐,像似善解我们舟车劳顿地疲乏,许是不忍打搅我们的清梦,一觉到天明。

  早起,透过酒店大堂的落地窗户,灯光下的水洼或大或小地,像一个个清亮的水堂,涟漪光亮,又像似一双双明澈的眼晴注视着头上方的那片天,那窸窸窣窣地落雨。

  雨,一直下着,没有停歇。风不时地从旋转的大门里,从进出的人群中挤进挤出,在温热的大厅里占有了一席之地,清冷,透凉。耐不住性子的人,不止我一人,来往踟蹰地站在窗前,仰望着灰黑的天空。香山之行不会因了这雨而爽约吧。

  退房,就餐,打点行囊,迎着晚秋的雨,我们上路了。

  车里,大家说着,笑着,谈论着,似乎对雨的来去并没放在心上。不觉车窗雨痕已渐渐消淡,窗外,秋的风景从眼前清晰地掠过,后移着。“雨停了”不知谁的一声喊叫,大家不由地瞅向窗外,高耸的楼宇与远山,或远或近,或淡或浓的秋意如一幅幅画屏美仑美奂地演绎着。

  香山,在我们企盼中、心心念念中走近了你。

  上山的路,微斜平整,路两边,装饰简洁古朴各种韵味不同的小房子里,店主忙碌地准备着各种小吃,美食,香气飘逸,缭绕与空中,充溢着行人的鼻官,“来一个热乎乎的玉米棒吧,暖胃驱寒”。袅袅升腾的雾气里,熟识的烟火,一声亲切的招徕,足以让你感到在遥远的异乡,那深深的暖爱与牵挂。

  雨后的香山,空气愈发清新。入眼,宽阔的场地,惟妙惟肖的物景,雏菊簇拥,鹤唳风声,翔飞的鸽群,纷至沓来的人们恋恋不舍地在这里留下欢颜靓影。

  虽已晚秋,但香山的绿植以另一种姿态,繁荣蓬勃着。远望山岭,像身着五彩的霓裳,绿中有黄,黄中有红,红中有紫,灰白相间,五彩纷呈,黄的纯粹,红的炽烈,半红半胭脂的妖娆,还略带着丝丝的妩媚与挑逗,每一种颜色都倾尽所有,拼命地展颜着,把生命怒放到极致。风来,一片二片三四片叶子在空中飘悠飞旋,似乎从每片曼妙舞动的叶子里,在流淌的脉管里,闻到那浸润熟透的香,想必香山由此而得名吧。

  云,散去,仰头那苍劲高耸的古树,成片成林地,惊叹地不仅仅是三四个人才能合抱的粗大身躯,还有那阅尽千年的沧桑与荣辱。

  枝叶婆娑,遒劲之美震撼着行人的视觉,遮天蔽日,深邃空旷,从狭窄的缝隙里折射的光,缕缕地洒在行人的肩头,小径和一地落叶的脉络上。林幽树密,鸟鸣脆清,深吸一口,足以荡涤一身的尘埃,安抚那躁动的灵魂,净化心脾五脏,此时抛去一身的杂念,与一片叶子,一溪湖水,一丛野菊,一缕阳光对语,静静沉缓,悠闲自在。

  头顶的天空张开在晚秋季节里少有清透的蓝,饱和的蓝,与阳光一同变幻着香山丛林万花筒般的色泽。风拂叶落,落在肩上顶在发梢,孩子们捡拾着,驮了一身的好颜色奔跑着。原来藏在落叶里,不止是静美与安然,还有着孩子们的欢笑与喜乐。

  拾阶而行,半润半湿的石阶能容4-5人并排行走,精致的小水渠,水清悠悠,从某一个山涧源头奔流,不急不躁,以固有的姿态在时光里缓缓地流淌,经年不息,从容,安静,百年,千年。

  水在山中,山润水里。

  如果说香山风景是上帝遗落的一块美玉,那香山的水便是赋予了这美玉的灵魂。观望前行着,平静的水堂,泛着波光的湖水,白玉石雕围砌的水池,无不诉说着钟灵毓秀,更奇的是有水从堆积的山石流出,远看似一条轻薄的白绸却声势浩大,随风飘摇,注入脚下的水池,水花四溅,水雾升腾。走近,清透寒爽,几滴凌空的水花钻入领脖,温暖的怀中,是的,倏忽间再也寻它不着。湿润的山石,黝黑光亮,五彩的叶子与飞溅的水雾,影影绰绰,若隐若现,好一幅山水空灵的水墨画!山自崚嶒水自流,树由风动叶由性。

  香山的小径许多条,曲径深幽,迂回百转,林木深深,处处皆风景。所到之处无不被那些泛着菊香,清新脱俗,黄翠欲滴的菊花脑所氤氲浸染。

  墙角,路旁,水榭,亭边密匝匝的菊花脑,都成片成片铺张着,杂乱无序,交错扭曲,却顶着一头的繁花。菊花脑,一个耐人寻味的名字,黄的纯粹,黄的通透,黄的洁净,像是大自然 特意为它调和的一种颜色,无人能及,墨绿的叶片,娇小的花朵,似淌着蜜般地清亮,凑近绒绒软软地能嗅到一股股苦涩的香味,这便是它的药用所在吧。宋·苏轼《赵昌寒菊》“轻肌弱骨散幽葩,更将金蕊泛流霞”,不畏清寒,兀自绽放,晚秋菊荣,芳熏百草。络绎不绝的游人在它面前摆出优美 的姿态与其合照留影,喧喧闹闹俨然成了这香山的主角啦。

  我更惊诧那些红红的小孩拳头,本是栖落于灌木上,而此时在林间在路旁,一嘟噜一嘟噜晶莹剔透的小果子竟在叶子落尽粗壮而高大的树枝上摇曳着。我迷惑不解,满腹狐疑,难道是溪水润泽,千年幻化而成就了这如火似霞的一片片光环,并与崖边,溪沟垂挂一树的红红柿子交相辉映,鹊名声声,人声鼎沸。

  光照风和,途经过的寺庙,殿堂,琉璃塔,历经百年仍斑斓耀眼,无不彰显着建筑是一个时代的生命脉博,历史的符号,荣与衰的见证,恰似乐曲中的装饰音符美妙了那个时代。更为民国才女林徽因保护古建筑不畏生命垂危而深深感动。梵音沉缓,空灵美妙足以舒缓你的神经,走过每一座山,喜欢在寺里走走,转转,随着音乐的脚步,置身与袅袅的香雾里,虔诚参拜,享有着独处的安静。

  香山,金、元、明、清,在这里憩休徜徉,兴建楼阁,廊亭。在晚清,一场噩梦般的浩劫,八国联军将三山五园里大量珍物劫掠一空,建筑几乎全部焚毁,远离京城的香山也难免逃过此劫难。蹂躏哀语,风萧萧,马蹄响,黄土尘扬,硝烟四起,花儿摧残零落,草叶折损弯腰,残垣断壁,污秽不堪,凄哀苦楚,那是深扎肉中的一根刺,是民族的一块伤疤。

  “漫山红遍,层林尽染,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正是这位叱咤风云的伟人毛泽东在1949年3月25日在香山双清别墅工作和居住,在此指挥了著名的渡江战役翻开中国历史崭新的一页。

  如今的香山公园不仅有峰峦叠翠的千年名山、珍贵稀有的古树名木、清洌甘醇的自然泉水、闻名遐迩的漫山红叶,更有鸟啼虫鸣松鼠嬉闹于沟壑林间,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一派生机。

  香山,风景如画,惊叹它秋的色,秋的韵,正应景了刘禹锡《秋词》“自古逢秋多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也 完全颠覆了曹丕“草木摇落露为霜”的悲凉。在向人们倾诉它昨日沧桑的历史,也展露着今日的香山是活泼泼地……

  匆匆地与香山作别,没有万千丝缕地缠绵,更没有频频地回望,以至于以奔跑的姿态与其绝别,只因怕耽搁那最后返程的时间,与“香炉峰”失之交臂,存留小小的遗憾至今。

  村郎说过:“旅行其实是一个积累遗憾的过程,不管你看到多美的风景,你也总以为错过的更多”。

  还好,那一路的遇见足以安放这流浪的灵魂,引我无限地遐思与怀想。

相关专题:晚秋香山千年叶子风景姿态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王忠华‖臻美晚秋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优美散文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