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网  > 唯美散文 > 优美散文 > 大美的塔里木胡杨林

大美的塔里木胡杨林

2020-09-16 09:22来源:投稿作者:无名阅读:1

    作者:周晓溪

  2018年10月末的一天,我和11名援疆战友利用休息时间,到向往已久的塔里木胡杨林公园游玩。

  塔里木胡杨林公园是世界面积最大、分布最密、存活最好的“第三纪活化石”——40万亩的天然胡杨林,再加上一年只有这十天左右是观赏胡杨林最好的季节,我们都很兴奋。

  单位上的新疆同事帮我们联系到了一台商务车,价格公道,车主是河北人,由于服过五年兵役,退伍后就在库尔勒市结婚安家落户了,现在成了地地道道的新疆人。

  由于坐在副驾,我和车主兼师傅交流较多。他在部队开过很多车,足迹遍布了新疆每一个地方,因为熟悉而热爱上了这片大美的土地,退伍后就在这儿安了家,现在与妻女快乐 地生活 在这里。

  一路上,战友们欢声笑语,感受着不同的风景:高速公路,省道乡道,沙漠公路。260多公里,经过4个多小时的跋涉,翻山越河、穿乡过县,我们终于赶到了天山南麓、塔里木盆地北缘、沙漠深处的塔里木胡杨林公园。

  胡杨林公园景观公路的两边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大大小小的沙丘上驻扎着生长了几千年的胡杨,很少看到人工雕饰的痕迹。80%左右活着的胡杨树的树叶开始变黄,在明亮阳光的透射下金黄耀眼,间或也会看到几棵苹果胡杨夹杂其间,枝叶苍翠。胡杨树雌雄异株,结籽的是雌树,不结籽的是雄树,叶子的形状也不全相同。由于年代久远,许多死去的胡杨枝干或突兀耸立、或静静横卧、或散乱拥堆,但却很少见到破碎朽木。放眼望去,整个林地像遭遇过洪水漫过一样,形态狰狞,在大大小小的沙丘上诉说着年代的久远、历史的沧桑与生命的坚挺;细细品味,又似翻阅着胡杨树的初生、成长、茂盛、死亡、不朽的立体教科书,胡杨与恶劣环境的抗争,坚挺着的诉说超越了时空,震撼了每一个身临其境的游人,让他们萌生了许多感慨,让有艺术细胞的人迸发了无数的创作灵感。

  公园的轨道出现了塌方,游览小火车只能走过原来三分之一的观赏路径,我便约上一位战友步行,沿着林中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流蜿蜒走去,河中不断游艇驶过,岸边游人在欢声笑语的摆姿势拍照,但这一切都没有影响到森林的宁静。河面像一面镜子,倒映着蓝天、白云、金黄的胡杨林,让人的心灵像肺部透过清新空气一样净化着。

  走着走着,河边倒卧的枝干越来越多,芜杂繁多,走不过去了,我们爬上火车轨道,发现轨道两边是多姿多彩的胡杨和红柳,一起的战友说:“没有人去过的地方才会有自己的体验。”我正好也有同感,于是一起望密林深处挺进。越是没有路、没有脚印的地方,我们越是硬闯,衣服上挂满了枯枝败叶,全身上下满是灰尘,我们反而越来越兴奋。

  我们在落满金灿灿胡杨树叶、松软的砂砾里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在一簇簇红柳和馒头柳旁穿行,高大的胡杨树遮蔽了明亮耀眼的阳光,砂砾上突然出现了大型动物的蹄印和已经干涸的粪便,我们猜测和争论着是骆驼还是牛羊,周围安静的瘆人,旁边的芦苇花中一只鸟儿受惊飞起,扑棱棱地、笨拙地、使劲地扇动翅膀,都快撑不住它胖的不像话的身躯,让我俩禁不住相视而笑。

  返程时间到了,我们依依不舍、感慨万千、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公园。因为自驾,师傅带我们从一条新开通的半行路上返回,节约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

  半行路就是只允许小车通行的快速路,路的两边是无边无际的戈壁与沙漠,公路笔直通向远方,无边的晚霞在车后的天空绚丽多彩,车行右方的天空,金色的圆月早早挂在了天幕上,又大又圆;戈壁沙漠中间不断出现一口口油井,默默静立,像一个个小型导弹发射架,已经不再是磕头机出油了,再不用担心开采后土地会下陷;棉田里,采棉机械在日夜奔忙,几只狗在路边的沙地上追逐着,估计是棉农各自带来的伙伴;太阳落下去,月亮升起来,路两旁的砂砾上一片银白,像铺上了薄薄的雪,亦或是霜花,亦或是渗出的一层盐碱,亦或三者都有,在车灯的照耀下闪闪发光。

  商务车匀速而平稳地在平平整整的路上快速穿行,如果不是刀郎的歌声在车内回荡提醒,我都怀疑自己穿越到了月球上,这可能才是大美新疆的独特之处。

  (作者周晓溪是湖北省襄阳监狱民警,图片摄影吴方国)

相关专题:塔里木胡杨林胡杨沙漠公园胡杨树

阅读感言所有关于大美的塔里木胡杨林的感言
加载中......
发表感言

优美散文推荐